长期在国外回国不适应,怎么融入国内生活

觅施南 5评论
最近,我和一年前在荷兰碰到的旅友见面了。那是两个荷兰男孩,我和他们前后相差数日到达中国喀什的青年旅社。他们俩一个是商人,28岁;一个是学生,24岁。
“你什么时候来荷兰,住我家好了。”他俩这样对我说。后来我到了荷兰,在阿姆斯特丹,在28岁的那个人的房子里住了2周;然后在弗洛宁根,在24岁的那个人的房子里住了8天。我得知,他们在结束了为期一年的长途旅行后回到荷兰,找房子,买家具,商人重新做回商人,学生也重新当回学生。他们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人,性格一动一静,房子却像一个人布置出来似的。
首先,  两个人的房间里都有一堵“旅行墙”  靠墙的书架上,大部分空间都摆放着迄今为止去过的国家和打算去的国家的旅游书“ 孤独星球”系列。书架上还有一块“回忆之角”摆放着从世界各地买来的土特产,如西藏的珠子、吉尔吉斯斯坦的帽子、阿尔巴尼亚的宗教画、泰国的大象摆件、印度的寺院中出售的纱.....
大家都有的回忆之角
24岁的学生在大小相当于一张榻榻米的地方贴满了旅行中住过的旅店的卡、  火车票、博物馆门票等。28岁的商人喜欢西藏,还把电脑的开机密码设为"“Tibet"
有了!照片,贴了!  回忆之角,做了!  我在长期旅行后也将手机的邮件地址设为“Yemenibb” (也]的城市伊布)。
后长旅症候群
体会旅行的余味是快乐的,但我在结束历时两年零三个月的南美、中东之旅回到东京时,表现出了强烈的后长旅症状群,对日本产生抵触。
回国不适应
首先是早上,在成田机场降落时,我体会到一种违和感。我去商店买茶,店员将超级闪亮的花插在花器中,一尘不染。我问了一句“对不起,有人吗?”店员马上出来,说“让您久等了!”  不,我才等了10秒钟。我到车站准备乘坐电车,广播不停地提示在黄线内排队、不要超过黄线、电车马上就来,等等。上了电车,从“感谢乘坐我们的车”开始,我接连听到
“不要忘了雨伞、手机切断电源、前方有些颠簸”的提醒,最后又听到“本次电车迟到2分钟....足足说了两分钟!虽然说这样的日本很亲切,但是不是也有些过分呢?
对电视节目也感到失望
回到日本后,我开始找新居,买家电,发现家用电器竟然响起音乐。2006年的时候,电饭煲、电话、电水壶都只会发出单调的提示声,而如今大多数电器的提示音都变成音乐。
在大自然中旅行,当然也不全是秘境,偶尔见到的大型家电都是丑陋的铁制品或者塑料制品,这让我对眼前的新家电产生抵触。虽然也和以前一样将电视机摆在起居室里,但是看到显像管就觉得讨厌,于是我用布将电视屏幕以外的地方都蒙了起来。
我对电视节目也很失望。在看过世界上好多国家的电视节目后,对日本电视节目的制作方法感到疑惑。有的节目,嘉宾说的全是“哇哦”  “厉害”  “好吃”之类的话,参加节目的外国人也用日语说着这样的话。节目想传达的“爱”  “亲切”等大多加上了制作者的主观想法,  有些刻意,其实只要简单地表现事实就好了。一旦电视节目里有人说纳豆对身体有好处,街上的纳豆马上就卖断货了。这国家是怎么回事啊。
在哪里都要受束缚?日本到处都是规定
旅行归来,觉得日本这儿那儿都和国外不一样,工作也一时找不到。
处处有规则的日本这么束缚人?
旅行归来,处处感受到与别国的落差,简直无法回去工作。想去游泳吧,到社区游泳池,就看着贴满了细得让人感动的注意事项。
回国不适应怎么融入
“戴游泳帽!注意保管好私人物品!不要跑!进入更衣室前也要稍微擦一下身体  是觉得我考虑不到这么细致吗?越来越觉得自己是只猴子呢。甚至在休息的时候,广播中还在不断地说:“为了让大家过得愉快....就这样,满眼看到的都是日本让人讨厌的地方,如同戴上了3D眼镜一样逼真。
对日本和日本人“奇怪”的地方苦笑着说“虽然奇怪,不过不是很好吗?”
对一点不好笑的搞笑节目只能当作可爱“这个这个”
到最后摘掉3D眼镜,我大概用了半年左右的时间。
这是不是有点像成年人恋爱呢?分手,移情别恋,回头再看,虽然当初有一点违和感,但是转一圈之后再回来,对方的缺点也能接受了,真的可爱了吗。正如同人无完人一样,国家也没有完美的。这样不断地出去旅行,开阔视野,人也因此成长。
最后的“回归”是什么?
离开日本后再回来,在某种程度上出现这样的冲击症状是正常的。想改善这种情况,还是靠环境。以我自己到目前为止的经验,最好的办法是立即回去工作或回到学校学习。对旅行的回味虽然美好,但是应该更快地找到当下生活的乐趣。有时间一个人发呆是很危险的(只有我吗)。每天早上,一边做着出门的准备,顺便看一眼旅行拍的照片,这样就够了。

转载请注明觅施南网,长期在国外回国不适应,怎么融入国内生活:https://www.mishinan.cn/lypd/lyzx/3605.html

查看剩余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