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伏羲古琴文化会馆 听吕老师说唱昆曲与苏州的那些事

觅施南 5评论

赶着晚上的演出时段,我们一行错过平江路的华灯初上,穿过游人如织的水街,终于走到伏羲会馆前,走进茶馆,只见她正坐在入门的桌子梳化,偶尔见到熟人便打声招呼,一颦一笑都端庄优雅。

她,就是吕成芳,总说着自己是一介素人。

可这个苏州城没有人比她更资格谦虚,每天两场的表演,一年累积八百多场的演出经验,让路边茶楼从门可罗雀如今一票难求,为的都是听吕成芳的昆曲清口而来。

昆曲发源于苏州昆山,起初流行于江南一带,而后风靡全国,盛清时,上至宫廷贵族、下至贩夫走卒皆热爱昆曲;而后发展出评弹/评话及弹词这种只说不唱的方式,有点近似说书。清口则是介于相声及脱口秀的单人表演形式,是吕老师独树一格的解说戏曲表演。

时间已经接近开场,吕老师的嗓门拉开了问:今天预定的客人都来了吗?位子不留了,先给其他人吧!还没来就把门阖上吧,人进来就带他坐下,先帮客人上个茶水~

茶楼门票卖的是茶水钱,吕老师顺着话声说道,自己开始固定表演也不到十年的时间,很感谢这里的老板愿意提供场地。

这些年来除了表演的费用外,她是分文不取。就算是茶楼的门票钱接连涨价也绝无抽成,只愿一圆自小的梦想过足戏瘾,让这个平江路上多了一个温暖的地方,中外游客进来休息听曲之余,能够认识她热爱终生的昆曲。

茶水是苏州人常喝的菊花茶与苏州名产碧螺春两种。 过去是品茶顺便听曲,现在多是为了听曲顺便品茶。

换装完毕的吕成芳,徐步走上台,一贯的优雅身段客气的跟观众问候。

除了一些固定来这儿听她说戏唱戏的铁粉,也认出了几名老戏痴,吕老师的记忆力是出奇的好,今天上海的客人是先前其他场子的观众,马上就邀着他们九十多岁的爷爷跟姥姥往前坐。

每一个客人都是我尊贵的朋友,吕老师一开场就这样说着。

许多人应该和我们一般,是全然不懂戏曲的,学生时代读过的中国戏曲往往是囫圇吞枣,一股脑的混沌。而今晚在短短一个半小时的表演中,她自詡是明朝名剧作家汤显祖笔下的杜丽娘,从梳化身段开始,用生动的活泼肢体语言,清口说唱昆曲与苏州的那些事。

虽说昆曲是百戏之祖,被选为中国戏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第一个上太空播给外星人听的中国戏剧。但它跟京剧不一样。

在古代,苏州的年轻人唱昆曲就跟唱K一样,随处就地都可唱上一首。

一旦昆曲上了妆就是一个姿态,以前的人没有美秀相机、没有修图软体,但是中年妇女上了片子、勾眼线、包头也能化身十八岁少女。就连身段也是功夫,绷着油彩跟吊眼,表情只能善用道具跟动作加以表示,翩翩小步、扇子收合,靠着精准的小肌肉动作表达当下的情绪,配着昆曲的吟唱更引人入胜。

在她的表演中,没有大吹大擂的宫廷排场,昆曲更像是一种苏州的生活态度。以浅显、风趣的语言进行讲述与传播,谈笑风生间如春风拂面,让每一位观众不知不觉就随着杜丽娘一道进入那如梦如痴的昆曲之中,随着吕老师的评弹解说从词本深入“空谷幽兰”之音的《牡丹亭》与“小桥流水”意境中。

园林是静止的昆曲,昆曲是动态的园林,跟着我一同梦一场。─吕成芳

走上打通的二楼,是因应观众与日俱增的看台,不难发现全场的人们都为她着了迷。

有时她会笑称自己是“昆曲奥特曼”,每晚的表演不缺席,并不是为了名气与掌声,只因有强烈的表演欲,也是为了检视自己的人生不想留下遗憾。

身为“昆曲遗产抢救保护促进会”的志愿者,吕成芳与乐师们用热情支持着苏州文化的振兴,把昆曲表演与历史讲解、器乐演奏、观众互动等多种形式相结合,赢得观众对昆曲艺术的青睐。

表演接近尾声,吕老师邀请来自台湾的我们合唱邓丽君《小城故事》,以方言姑苏吴语和普通话应和着。今天是个难忘的夜晚,我们有幸与吕老师深刻的交集。

现场最喜欢的一幕是吕老师为上海的九十岁老先生献上一曲,精通江南方言的她用上海话与老先生合唱。 两个小时过去,茶虽然冷了,心却因为吕老师的每一曲感动着。

吕成芳:生在苏州,在平江路将我挚爱的《牡丹亭》演唱给中外游客,是我作为戏痴最谦卑的骄傲。

谈起自己与昆曲的结缘,她笑着说:说起来有些惭愧,我从未接受过专业的训练。 喜欢昆曲应该是受父母的影响吧,小时候吃过晚饭,父亲就会用收音机放戏曲,我们一起听,耳濡目染,从小我就能零零碎碎唱些地方戏曲,但作为土生土长的苏州人,我觉得昆曲更美,唱法的严谨、唱词的古典雅韵让我沉迷,就这样与昆曲有了不解之缘。

原来苏州动人的不只园林、昆曲,品味的是古典,笑谈着是人生,在平江路爱上吴语小调身后的美丽故事。

【伏羲古琴文化会馆】苏州市姑苏区平江路97号,营业时间11:00~23:00

【表演】100/人,包含茶水一杯。表演时间16:00~17:00、19:30~21:00

转载请注明觅施南网,苏州伏羲古琴文化会馆 听吕老师说唱昆曲与苏州的那些事:https://www.mishinan.cn/lypd/lyyj/4773.html

查看剩余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