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妈妈染发

觅施南 5评论

过节回家,催促妈妈去理发店染发,早已成了一种习惯。

每次妈妈都会低声地应一句,然后又会小声念叨:染了还不是那样,老了,白发就多了……”

对呀,再怎样染,白发仍旧会出现。不知从何时起,妈妈乌黑的秀发开始冒出了白发,起初只是一根、两根,连妈妈自己都没有在意,后来,不知从具体的哪个时候起,她的白发就像春天的小草,春风吹又生。也许,妈妈是真的老了,染过的发,过不了多久,又会有白发冒出来。

以前,一根、两根,妈妈总会对着镜子像寻宝藏那样去找白发,然后毫不留情地拔掉,或让我帮忙拔下来,她说:我最不喜欢看见自己头上的白发了,拔掉好。后来,白发越来越多,越来越明显,她也就不再拔了,也不会再对我们提及白发,似乎她在与白发和时间的抗衡中,卸下了武器,放下了抗争,习惯了这种自然的变化,慢慢接受自己慢慢老去的事实。

在时光与岁月里,妈妈从年少走向青春,从青春走向中年,在漫长的时光里,她把自己最美好的青葱岁月给了与爸爸共同经营的家,给了一双儿女。就像是现在,每次与我聊天,她总会聊到过去,然后又会羡慕我的青春年华。闲时,又会像个小孩子似的,问弟弟:你那些同学的妈妈是不是都很年轻呀?我是不是特别老了。弟弟是一个沉默的男孩,不爱说多话。每次被妈妈缠着追问这样一个问题时,他总是先看一看妈妈,然后笑一笑,顿了一会,说上一句:还好

其实,我懂弟弟的这句还好。他一边在宽慰妈妈,一边又不想欺骗妈妈,所以他选择用一个中性词,来形容。我曾在多篇文章中,提到我的妈妈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从小没有受过多少教育,但却知道文化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所以她把所有的心血与精力都花在一双儿女身上,从陪我练完小学到大学,再陪弟弟从小学到大学。我不知道她那瘦弱的肩膀到底承担了多么沉重的担子,因为我未曾听她有过抱怨,也不曾听她谈及压力。就像是我特别能读懂父亲为何常年在外,很少回家,他不是不想家、恋家、爱家,只是因为他担负着一家人的衣食住行,他得为他的一双女儿提供一个温暖而富裕的生活环境,所以他选择了这样一种生活方式,这样的生活方式也注定了他不得不把陪伴这份亏欠留给他所深爱的女人,我的妈妈。

可能,这就是天下父母心。我常在想,父母对自己的着分爱,兴许只有自己也为人妻、为人母后,才能体会到。

就单拿染发这件事情来说,不知道,每次被自己的女儿催促着去染发的妈妈心里到底是怎样的滋味?

今年过年回家,我看见妈妈鬓角度白发又冒出来了,就催促着妈妈赶紧去染发

然而,这一次妈妈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爽快地回答一个好字。她对我说:染发对身体不好,不能经常染发,还伤头皮,就这样吧,长白发我也没办法。

长白发我也没办法,这简单的几个字,就像有几千根针在猛搓着我的心。我愣住了,此刻的我,面对眼前这位逐渐老去的我的母亲,顿时有了股强烈的负罪感。

在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几年的时间里,我劝说妈妈染发,从自私的角度,是为了让妈妈看起来更时尚、洋气,与我一起,能让我有面子。所谓的面子,就是自己内心最自私的一种想法,而我所谓的面子,竟重来没有在意过这件事情妈妈如何看待。

人往往都是这样,对于自己做过的事情,总是在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才渐渐明白当初的某些行为是不该那样做的。就像我,对于妈妈染发这件事情,本是一件不该劝说的事情,却下意识的把这件事情当成了一种习惯

那天,听完妈妈的话后,我没有再继续说话,望着妈妈,那张脸,逐渐多了皱纹,鬓角的白发不断蔓延,甚至连额头也平添了几道浅浅的皱纹,但是我却觉得,不施粉黛,不染烫头发的妈妈,虽然少了时尚气息,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美。

这种美,是骨子里透出来的气质,在生活中,我们往往会被许多外在的东西迷惑,反而忽略了事物本身的美。于父母而言,子女便是他们的一切,即便他们付出了青春来陪伴子女慢慢长大,也不后悔。于子女而言,父母是他们成长的依靠,当我们慢慢长大,父母渐渐变老时,我们能做的唯有陪伴,陪伴着他们,就像他们当初陪伴着我们长大那样,用满满的爱来演绎一场父母与子女之间割舍不掉的永世爱情缘。

转载请注明觅施南网,劝妈妈染发:https://www.mishinan.cn/eswy/2580.html